我知道有很多人在背后叫我做绿茶婊。

 

我知道我的外貌和身材比绝大多数的女生都要好。我也知道有很多人在背后叫我做绿茶婊。我也知道自己的性欲很强。

 

从小,我因为长得漂亮,一直被男生们众星拱月地围着。我是96年出生的,大一刚结束,已经换过12任男朋友了。基本上每一任都是我提的分手,初中的时候还会为失恋而伤心甚至流泪。现在,前任结束,一般就开始物色下一任了。

 

但说实话,其实我一直都是在逢场作戏罢了。只是初中的时候觉得,如果表现太冷漠,会被朋友认为是个“坏女孩”。所以那时候别人安慰我的时候,还是得表现出伤心亦或是挤出几滴眼泪才行。

 

前面说过,我被众星拱月地围着。但可以成功当我的男朋友毕竟只有几个,大部分男生都只能不断地在示好和暧昧之间徘徊。我一般不会直接拒绝这些男生的示好,因为一来是我觉得这样很伤害他们,二来我也很喜欢这种被追求的感觉——源源不断的礼物、没人陪吃饭的时候可以随叫随到……我也知道很多人说我这是把他们当备胎。但其实我觉得这就跟买卖一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又有什么呢?

 

至于性欲这件事,其实我本来不想说。但既然都没有人认识我,就说了算了。我的初夜是高一的时候结束的,没有想象那么痛,也没有那么多血。但当时对这件事儿并没有太多感觉。

 

直到换了高二那个男朋友,我们暑假的时候一起去东北旅行。每个晚上我们都要做两次以上,他的各方面都比我前几任好多了。我想我就是那段时间沉迷上这种肉欲的刺激了。后来高三,尽管复习很紧张。但我们每周至少要做一次。在学校很多地方都留过我们的痕迹。最刺激一次是晚自习,我们逃课到操场,就在足球场中间的草地做起来。

 

但是后来高三毕业,我们的关系就不了了之。本来想用“感情”这个词儿,但想想“关系”还是比较合适。于是那个高三到大一漫长的暑假的很多个寂寞的夜晚,我都是靠自己的手指解决的。

 

后来实在受不了,学会了用约X软件。但第一次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体验,对方的确一看就是个高富帅,但是才弄了几下就结束了。

 

后来来到大学,生活作风说实话和以前并没有太多改变。不同的只是——备胎更多了,男朋友换的更勤快了。

 

最后,再说一下我和那个高二的男朋友在大一的寒假又遇见了。就在路上偶遇,恰好我们都是一个人。于是他约我去星巴克喝东西,然后理所当然地又来了一发。尽管,当时我又有一个男朋友了。

 

其实我说那么多,我知道很多人骂我。但是,我觉得我的生活过的很好呀。关你们P事。

我拒绝了两个女生的表白。

 

我拒绝了两个女生的表白,一位是因为她可能会给我戴绿帽,一位是她长得不好看。

 

我在16岁时分别认识了两位女生。在上半年认识的那位叫小魏,比我小一个年级,听说她是级花。对,我是往后从小我一届的人口中得知的。她的样子的确是挺甜美,追求她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各种勾搭,课间买各种零食,还有陪吃饭陪溜达陪回家不一而足。

 

对于她,我也只是隐约知道有这个人存在。直到有一天,我们在小吃部买早餐时相遇了。青春期的男生总是荷尔蒙分泌过剩,对好看一点的女生,自然就看多了几眼。也就是这个多看几眼引起了她的注意。

 

我从朋友口中得知她对我有意思,竟然还写了一封情信给我。对这个才十四岁的小姑娘的勇气我也是相当佩服。看着那封情信,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如此的优秀,也不敢相信信中说的那个人是自己。但有一个漂亮的女生喜欢自己,而且是国企高管的女儿,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对于我这种屌丝来说,真有一种走向人生巅峰的感觉。至于她看上我哪一点,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小魏的确带给我一些温暖的回忆,比如收到情信,课间一瓶饮料,还有考试前在我课室门外大喊加油。尽管很温暖,但我并没有打算跟她在一起。

 

可能你会觉得我一介屌丝凭什么挑三拣四,但我觉得她是那种容易滥交的人。我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当时的想法,就是有一种直觉这样觉得而已。所以,尽管很可惜很遗憾,但我还是拒绝了她。

 

朋友们鄙视我的选择,认为就算不在一起,玩一下也是好的。但我做不到玩弄别人感情。往后我去了另一个城市读书,没有再跟她联系了。我又认识了另外一个向我表白的女生。

 

这个女生叫小宛,是个非常主动的女生。她都不用表白了,直接就是牵我的手聊天。那是在全校运动会时,我们坐在看台的第一排。身后是全班同学,面前是路过的老师。我们也是事无忌弹地牵手嬉笑。

 

当时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觉得能找到一个人来谈恋爱确实不易。但静下心来一想,发现这个女生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长得确实是一般。我承认自己是外貌协会的会员,但我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跟外貌一般的人过日子的。至于共同价值观等也是不多。

 

我问我自己,这是你喜欢的类型吗?你愿意跟她过一段很长的日子,在对方放弃前你不会放弃吗?包括在小魏向我表白时,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说不定能让对方找到个好伴侣。

 

朋友们都很鄙视我的选择,都认为谈恋爱应该是尝试过后才知道对方合不合适。只是我心里面有个声音跟我说,这两个人都不合适。

 

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一直是单身。身边的人都说我愚蠢,放弃了谈恋爱的机会,但我知道如果有机会再选择的话,我还是会这样选。

 

往后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小魏长大后开始滥交。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她的事迹,以至于条件好的男生都不想跟她在一起。她最后跟了个比她家庭条件差一些的富二代,人并不怎样。我觉得实在很可惜,不是因为放弃了一尝芳泽的机会,而是她本应该得到更好的。

 

至于小宛也是很久没有联系了,听说她有很多男生追,也换了几个男朋友。我会祝福她。

身体无比诚实而清楚地告诉我们,那一刻我们是那么的愉快。

 

其实我最想坦白的是,就我婚礼的前夜是如何度过的。

 

没有单身party,我只是和前度在一起 。是的,我们在啪啪啪,度过了非常高潮和难忘的身心交流。

 

其实是我忍不住主动联系的她,也不知道当时究竟想得到什么,总之我按下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告诉她我明天结婚了,我没说sorry,因为知道这不是sorry可以解决的事情。

 

也没有请求原谅,尽管我背叛了她才和现任在一起的。

 

但后面发生的一切却仿佛顺理成章,丝丝入扣,我们无比自然和熟悉地在一起了,度过了激情和狗血的一夜,而且她还能在凌晨醒来把我弄醒,将我梳洗收拾干净并赶我回家,好去担当翌日婚礼的主角。

 

我记得我走得相当匆忙,而她没有一丝的挽留和不舍,只是很迅速和有条理地在激情过后整理着我们彼此的身体。

 

然后,就是第二天有关一个传统而俗套的婚礼的所有回忆了。

 

如果你认为我在欺骗,你错了,我无比地爱我的妻子。也许你也认为我很烂,玩弄着前度。那么,你也错了。事到如今我们已各自有着自己的生活。

 

时间无情地拉开所有的亲密与回忆,直到我们变成陌路人。但我和她在那一夜生死缠绵时,身体是无比的诚实而清楚地告诉我们,那一刻我们是那么的愉快。从那一刻起到余生,这一点都不能改变。仅此而已。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从旁人那知道,那一晚,原来也是她婚礼的前夜。

 

她是女生,我也是。

 

高三前的那个暑假,因为韧带突然撕裂,不能参加清华特长生的考核,面对前途的无望,成绩不好时间又不多的我感觉生活是一块大石头压在我的心口喘不过气。L是这时候走进了我的世界。

 

分座位时分到了我的前排,她的车也正好停在我家楼下的超市前,很自然的,我们一起上下学,成为了好朋友。我是一个沉默不善言辞的人,而她是一个敏感直率的女孩。她时常会不知名的一个人闹着别扭。可能是我比较强势,保护欲强烈,哄她的事每次都是我来,班里的同学就笑着说我,你真有耐心。

 

谁都不知道这是我当时痛苦生活的唯一慰藉。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高三第二次月考,终于挤进了班级前十,而这时我也发现似乎我喜欢上了前排的那个娇小的女孩,在这么一个尴尬的时间里。

拼命抑制住这种感情,装作不动声色地一起说话一起笑,可能自己真的没有一点表演天赋,几天后被她发现了。

 

这天放学她一直喋喋不休的问我这几天的不对劲,我不语,“那我替你回答,你喜欢我,”我沉默的感觉到心里努力维持的东西在一点点崩塌,脚不停的往家的方向迈想要逃离,但她像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挡在了我面前,不回答就不让我离开,僵持了10分钟,我妥协了。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翻过去了。下午出门时冷不丁的被人拍了一下,她一脸笑容的看着我,

 

“我想了一中午,即使没有未来,我也想过好当下。”

 

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她这样的话语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苦笑着沉默,一路无话的走到了班上。那天下了晚自习走到家楼下她突然亲了我,有点像宣泄般的迎了上去吻了好久。

 

回家后,心里突然很平静,长久以来积压的不甘和苦闷被安抚了,这才发现对她的喜欢只关于友情,我只是需要在崩溃的边缘有人能给我一个用力的拥抱,一个深情的吻。第二次,她又想吻我的时候我拒绝了,没有给她解释,我想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重新开始。之后,她便也很配合着我这样的步调。        

 

很快,高三毕业了。她一大清早打电话给我惊喜的告诉我她的分数。之后,帮我查了我的分数,勉强二本,还有一点,我比他低。愤怒、失落、无助各种情绪将我吞没。挂了电话后,手机立即关机,不想与外界有任何一点联系。一周后,稍微平复了下心情,打开手机,持续的震动,让我的手都快发麻了,其中一大半是她发来的,最后一条,

 

‘每次我觉得我们之间亲密无间的时候你就立马在中间砌上了一堵厚厚的墙,我以为我至少是你的好朋友,可是才发现,我什么都不是,你只爱自己。’

 

略带苦笑,连句对不起都不配给。         

 

现在大三了,偶尔有时间会打打电话聊聊天,半年前的寒假她发消息给我,‘最伤我的是大热天每天我在你家楼下等你一起去上学,可你却总是若无其事的很晚下来。我以为你把我当自己人,可是你却在高三毕业后没有给我任何应有的信任,我现在变了,变得更现实,更爱自己了,这段友情我坚持不下去了。’我没有回复,卸载了QQ,到现在都不曾使用。而跟她,没有了现在。        

她是女生,我也是。

我想他们是看明白了小女孩儿的那点心思的。

人小鬼大,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同年级不同班的男生,叫他S好了。那时的S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高富帅。很多人喜欢他,或许他也有喜欢的人,但应该从没有人像我这样不矜持地喜欢过他。  

 

毕业之后大家都升入镇上的中学读书,S却跟着父母去了外地求学。我十几岁稚嫩的心也初次体验了心碎的感觉。当我颤抖着加上好不容易打听来的他的QQ号之后,报了姓名、尽可能多而详细地描述了我跟他的交集,但他依旧不知道我到底是哪一个。

 

虽然很令人伤感,但没失散就好。  

 

打听到寒暑假的时候他会回来看爷爷奶奶,所以第一个寒假常跑去老人家的屋外偷偷往里头看,一站就是一下午。次数多了,举止又反常,于是被周围邻居盘问过几次。我只说:“等人,等人。”  这样漫长地等待,当然等到了他。细节与心情无需赘述,反正是心里永远不忘的美好。

 

当然他依旧不认得我。  

 

某一天照例来偷偷看他,伸长脖子偷看了没多久就被院子里坐着的老人喊了进去。他的奶奶和蔼地询问我找谁,我连忙谎称是S的同学,还飞快编了通瞎话,说是要开同学会就看看他在不在。奶奶颇遗憾地告诉我:“走啦!前两天就回外地去啦!”我一下子有些失落,但又迅速恢复了元气,和奶奶聊了起来。知道了他是个孝顺的孩子,因为惦记所以常打电话给爷爷奶奶,知道了他在一个很好的学校,成绩不错,说不定还要出国。  奶奶和我聊的很高兴,临走时热情地喊我下次再来。  

 

从此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每个周末我都会去看望他的爷爷奶奶,陪他们说话。现在回想真是不可思议。奶奶和S打电话时会说:“哎呀,你那个女同学真好,真好。”有一次赶上他们家过节,奶奶甚至拉我进去介绍给她的亲戚。当然是S不在的时候。

 

幸好S神经大条,并不记得多少女生的名字;也幸好奶奶未问过或是问过却不怎么记得我的名字了,总之,我这个冒牌同学,就这么在这个家里存在了。他仍然不知道我是谁,只知道有个同学常去看望他的爷爷奶奶。

 

到了后来,我的满腔热情也不仅仅为了他,而是真的对爷爷奶奶有了感情。爷爷奶奶也真心待我,放心让我一个人去S的房间参观,或是干脆送他的照片给我。很长很长的时间里,我去看望他们陪伴他们,即使有事耽搁了,也要打个电话,直到奶奶去世。 而直到奶奶去世,她也不知道我是个冒牌同学,是个奇怪的不矜持的闯入者,她孙子也并不认得我。  

 

我想坦白,但没有机会了。  但我想他们是看明白了小女孩儿的那点心思的。

过得好不好,与朋友圈无关,与你能否坦白自己的内心有关。

是因为自己过得不好,才需要用“朋友圈”包装自己过得很好。

 

以前经常看到酷炫又奇怪的头像就会迅速保存再迅速频繁换上微信的头像,然后总是那么着急想得到大家惊讶的目光。    

 

以前每次去吃东西总是先寻找各种角度拍照,一串鱼蛋都仿佛要拍出来自五星级米其林餐厅的感觉,总是那么着急想让大家产生错觉认为你的生活那么华丽。    

 

以前一点恋人之间的小细节小甜蜜就添油加醋再加点想象就往朋友圈里说,总是那么着急想让大家知道你并不孤单。    

 

以前一点点的小事儿小成就就马上写上朋友圈,总是那么着急想向大家证明你过得很好很棒。    

 

可是,骗得了别人,却逃不过内心的坦白吗?

 

因为生活里自卑心理的形象,才想要用酷炫奇怪的头像频繁换动吸引别人注意,以别人的目光“证明”自己的“自信”。  

 

因为虚荣害怕别人看不起的心理,才想要盲目跟随别人的脚步拍摄虚幻的“高大上”食物照片,以别人的点赞“证明”生活的“华丽”。    

 

因为孤单,才想要在当时夸大与前度情侣间的平凡小细节,以别人的评论“证明”自己的“不孤单”。    

 

后来,随着岁月的增长和阅读的体会,慢慢能够诚实面对过去的一些虚拟的自己。有篇文章里的有句话说的特别好,人最缺什么往往他就着急去表现证明什么。自信美的人是不会要用照相机告诉她美不美。食物好不好吃是与你的味蕾的邂逅而不是修完又修的图片说出来。正如一个生活充实,感情甜蜜的人是不会用朋友圈的点赞和评论证明自己。    

 

其实,自己与自己坦白,坦白过得不好,过得迷惘也并不是坏事,反而让自己更清醒。当然我的朋友圈,由于准大四实习生的身份,真的忙起来已经不打理了,但我却特别喜欢这种真实活在真实世界的感觉,这种不再那么着急证明自己的“朋友圈”的过去。过得好不好,与朋友圈无关,与你能否坦白自己的内心有关。

吾日三省吾身。

 

吾兄千与,分别三月,甚念君。愚常静坐思过,三省吾身,然多俗事所缠,心烦意乱,惶惶不得其果。孙卿尝言:“人之生也固小人”,愚甚同其意,然实有异于吾心,证于吾身,故书之。

 

人之初,愚以为有角甚多,如棱如镜。人之生,固有梦。欲,梦之子人之根也。且热血之牲畜是为人者也,既有欲,断不可轻松弃之,愤愤然,跌跌撞撞追行数万里。强心者,虽头破血流,然不愿失其本性,如棱如角,不疲不倦,此者世间鲜有,愚尚未闻之。弱心者,分之为二。一者磨棱磨角,如黑龙般滑腻,于世浊流中游刃有余,刀枪不入,甚是快活,然此者多不愿尝试,安于现状,或恐于失败,止步不前,实为梦之奴,欲笼中之鸟也;再者亦磨棱磨角,亦圆滑世故,然其不甘为奴,欲展翅跳跃翔于九天,不惧失败,无谓疼痛,前行依旧,此者梦之主,自王者也。吾之棱角存焉?  吾尝徘徊一者甚久,后突遭霹雳,大悟,遂行之,初入后者之道,感叹颇多。

 

三省吾身。一省,愚尝以布衣之乐言,博市井之笑靥,以人之认可为食,未定心于自我。人之流言乃世间奇物,轻之,孤立于世,心累之;重之,惶惶终日不得呼吸。然心定者,重人言而轻笑靥。重人言为适实事,轻笑靥但从己心。二省,愚自愧内府无物,未曾脚踏实地,然喜虚张声势,实为弱者掩耳盗铃,哗众取宠,梁间一小丑矣。至知者,重强于内而屑势于外。叫嚣尘上之徒,躯壳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三省,辞至恐于受伤,紧裹心房,不喜尝试,惴惴终日,踱步不前。至强,非刀枪不入者,伤心而直面所惧,奋起而涅槃重生者,是谓至强者也。此三子者,吾之大敌,亦生于吾心,故搏之于己心,望不负蹉跎岁月,明日功成,于世间独立。又忆吾父,知行合一之劝诫,吾友,肤浅之心之诚谏,遂裱此文,以正心之用,忘君督之。

我抽烟我喝酒,但我是个好女孩。

 

大一时,我和我的初恋快要分手前,就发现他语气客气了很多,就像当年追我时的语气一样,但是只是客套,没有感情。

 

持续了一周后,我觉得很烦,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拖着不分手?快刀斩乱麻对谁都好。

 

于是我提出分手后他欣然答应了。

 

然而我真的不好受,没地方发泄,那两个月简直是折磨。然后我找到发泄好去处了——和班上玩得好的哥们儿去喝酒。于是那个学期,我经常出现在宵夜档,和一班同学喝酒玩骰子,偶尔也抽抽烟,遇到不愉快的事我会爆粗,第二天又回归学习认真、安分、淑女的形象。

 

 也许家长们或者有的同龄人看见喝酒抽烟的女生会觉得她们浪荡又放肆,肯定不是什么好女人,将来也没出息。

 

但是对我来说,我知道什么线不能跨越,我有分寸,我抽烟我喝酒,但我是个好女孩,我是有自己的目标,并且我能为了目标奋斗的女生。

一件看似不痛不痒的事,从此让我懂得真正的爱。

 

我想坦白一件看似不痛不痒,但是从此让我懂得真正的爱,的事。

 

记得,那是一个很炎热的夏天。小男生还是打打闹闹、追追赶赶,小女生还是私拉帮派、明争暗斗,我拿起一支漂亮的笔塞进我的书包,然后一起跟同龄的小表姐回到了她外婆家,吃完饭过后我们一起做作业。

 

我毫无顾虑,自然地拿出那支漂亮的笔,开始每天的专心时刻(为了早点玩),而旁边的小表姐东找西找,后来抓住我的笔说你干嘛偷我的笔。

 

我理直气壮地说是我的,我妈妈给我买的。

 

然后,她就拿着笔去问我妈妈。

 

我知道,肯定会穿帮的,急忙跟着跑过去,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只听见妈妈说是我买给她的呀,不是偷你的。

 

没等心里送一口气,我就心安理得地从她手上抢过来了。

 

其实当时我是有意拿她的笔来用的,不过还是想着要还给她的,但后来她一开始就说我偷她的,我太坏了,我就绝口否认了,心想就不还她了。

 

我以为妈妈会戳穿我,但是她没有,我很清楚其实她也不记得是不是买了这样一支笔给我了,也不是说知道是我拿别人的故意维护我的,其实是她打心里就很信任她的女儿。

 

自从这件事情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向妈妈说过谎了,也没有隐瞒过自己偶尔不好的成绩,即使偷偷喜欢谁也会跟妈妈说,因为我知道她信任我,她无条件信任我,即使是她骂我也是因为她一时忍无可忍,并不是不爱我。

我马上要订婚了,但我是一个双性恋,我还爱着另一个女孩。

 

我马上要订婚了。

 

对方是大学认识的同乡,相处三年,感情稳定,双方父母都很满意,知根知底。

 

但我是一个双性恋。

 

七年前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儿,用尽所有温柔待她,遗憾不到一年便分手了。因为是同性,再加之那时年龄小,分手两年后我们成为关系不错的朋友。

 

我将自己的男朋友介绍给了她,她也认为哥哥是一个很适合我的人,我们会经常一起吃饭。

 

可是我爱她直到现在。时常会半夜梦见那年她跟我说分手时我痛哭流涕的样子,看电影看到女主人公被甩会难过到哭,脑子里也全是当年的她。

 

我不敢想象如果我的男朋友知道了这一切他会怎么样,如果他知道了他旁边的那个假小子是我深爱的人,我不敢想象。  

 

我也爱我的男朋友,我会跟他结婚生子过一辈子。

 

但这个秘密也会永远埋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