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上市!

初文

三年后上市! 

一家SB公司的白日梦

初先生的好朋友方先生最近进了一个创业公司工作,任职XXXX经理,方先生一直很向往进军新媒体,本以为这是一个扬名的好机会,没想到是进了一个狗血剧场,跟着一个包着姨妈巾自嗨的老板演了整整一出 宫斗剧

第一章  降薪入职

方先生原是某世界500强企业的初级管理层,因为天花板原因选择另找出路。在好友的介绍下接触了现在的新媒体公司。方先生对微信和和微博运营有一定的水平,但终因为是文科生,文笔不好,文章也写得一般。可是IT评测文章曾被不少的知名IT门户网站转载,也是方先生非常引以为傲的事情。方先生和这家公司几次接触下来之后,双方都感觉很满意(A总监)工作的方向也定了是A方向,工薪是方先生原工薪的120% 。在静候了将近一个月后这家公司又希望方先生提前入职(原因是一个月后),方先生只好临时改变旅游计划提前上班,可是方先生上班第一天,A总监找到方先生说:“入职时间还是按原计划,提前上班的时间我们以天计算。” 方先生当时就一肚子气,但为了工作,把气压了下去。半个月后,准备签约,合同到手一下。薪金是方先生原工薪的90%,在A总监的各总卖面子下,方先生暂时同意了。

【公司介绍】

名称:XXXX新媒传媒公司

老板:作家

成员:80%华南地区某高级学府实习生及毕业生。

金主:某财团董事

无可否认,这家公司有不错的实力和雄厚的资金来源。但,有好的资源未必就能玩得6,从古到今都是如此,例如:阿斗。

方先生的故事还没完

明天

继续给大家88方先生的公司和奇葩老板

看一个作死的老板如何自嗨

名片

原来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住在别的男人家里。

今天我要坦白的故事,我从没想过会写下来,也从来没有想过我会经历。

当我学会欣赏电影里的情节时,却还没有学会生活里的戏剧。但是生活就是如此,它告诉我们,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也更加相信了,戏剧来源于生活这个想法。

原谅我一切从简,因为关于我们美好的过去,我已经很难用一些美好的字眼去重温了。即使在上个星期,她在深夜十二点的时候来找我。

她问我:你过得好吗?我说:很不错啊,你看看我住的地方。

一年以前的今天,我正和她在长沙著名的小吃街。抬头望去,是万达广场遍布全国的高楼。我们在这条热闹非凡的小吃街,寻找着长沙最有名的臭豆腐,然后龇牙咧嘴地吞下去。

如果你站在旁边看着我们,一定不会想到我会在旅程结束的那一刻,发送一条分手的信息。

和她的故事,发生得自然又简单。那时候,我在深圳参加英语辩论赛。每天跟不同学校的选手打交道,在不断自我介绍和加微信的行为中,我认识了她。我就开始和她聊上了。

她喜欢运动,自拍。回到学校后,我开始精彩找她聊微信。上着无聊的大学课程的时候,在宿舍听着其他舍友吆喝着LOL的时候。

那次,她来广州找我。我和她到了太古汇的翠园吃饭。我们点了一桌子精致的菜,她坐在桌子的对面,我们互相打量着对方。

“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那天晚上,我就拥抱了她。

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然后我陷入了灿烂的青春恋爱里,即使我从来不认为我享受过青春。

每个周末,我甚至和她去到另外一个城市,黏在一起,做饭,逛商场。生活像极了俗套的青春恋爱故事。

“你会陪我去西班牙读书吗?”,她问我。 “可是我想去美国”,我回答道。 “或许我可以介绍你给我的家人认识”,她说。一词一句,我们都在谈论着未来。

一切都在那一刻改变了。

某一天晚上,我准备睡觉了。一个陌生的QQ号添加了我。

他说:我想和你讲一个故事。

我说,我不认识你,不想听你讲。

他说:我想倾诉,你听我讲。

于是,他开始了他的讲述。

“一年前,我认识了一个学生,我觉得她很好。她是深圳大学,**专业的。

后来,她和我在一起了。本来我们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情,结果我们喜欢上了对方。我们一起去旅行,一起听演唱会,甚至住在了一起。

但是最近,她做了一件事让我很苦恼。

她喜欢上了广州的一个人,而且背着我和他拍拖了。但是今天我发现了,我把她从家里赶了出去。

我刚刚把她送回了学校。”

那是凌晨的一点了,当我听到这段故事的时候。

我开始本着同情的心态看的手机QQ,变成了震惊我的一条条信息。

他说:“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该不该告诉广州的那个人呢?”

我说:“我已经知道了,我就是那个人。”

我发信息给她:“你为什么骗我。”

这句话,我用了一个句号,因为我已经不期待她的解释了。

可是你们知道,我还是原谅了她,因为我喜欢她。

以前我总不相信,喜欢一个人,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但没想到,我还是原谅了一个人的出轨,不对,不算出轨,而是骗我。

而后,我们又在一起了几个月。

日日夜夜,我还是想起了这件事。虽然我和她都不提了,但是我们心知肚明,在我们牵手的时候,在我们拥抱和接吻的时候。

何况,QQ里的那个人还是会偶尔发他们的照片给我。

我们结束一段美好旅程的时候,我决定了真正画下一个句号。

说回今天吧。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如果不是WhatYouNeed发起坦白,我不会写出来。

我们热爱生活,珍惜生活;我们同情生活,感受生活。我们在太阳下晒到流汗。我们在黑暗里痛苦挣扎。

分手一周年,我希望你一切都好。

KB

我知道有很多人在背后叫我做绿茶婊。

 

我知道我的外貌和身材比绝大多数的女生都要好。我也知道有很多人在背后叫我做绿茶婊。我也知道自己的性欲很强。

 

从小,我因为长得漂亮,一直被男生们众星拱月地围着。我是96年出生的,大一刚结束,已经换过12任男朋友了。基本上每一任都是我提的分手,初中的时候还会为失恋而伤心甚至流泪。现在,前任结束,一般就开始物色下一任了。

 

但说实话,其实我一直都是在逢场作戏罢了。只是初中的时候觉得,如果表现太冷漠,会被朋友认为是个“坏女孩”。所以那时候别人安慰我的时候,还是得表现出伤心亦或是挤出几滴眼泪才行。

 

前面说过,我被众星拱月地围着。但可以成功当我的男朋友毕竟只有几个,大部分男生都只能不断地在示好和暧昧之间徘徊。我一般不会直接拒绝这些男生的示好,因为一来是我觉得这样很伤害他们,二来我也很喜欢这种被追求的感觉——源源不断的礼物、没人陪吃饭的时候可以随叫随到……我也知道很多人说我这是把他们当备胎。但其实我觉得这就跟买卖一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又有什么呢?

 

至于性欲这件事,其实我本来不想说。但既然都没有人认识我,就说了算了。我的初夜是高一的时候结束的,没有想象那么痛,也没有那么多血。但当时对这件事儿并没有太多感觉。

 

直到换了高二那个男朋友,我们暑假的时候一起去东北旅行。每个晚上我们都要做两次以上,他的各方面都比我前几任好多了。我想我就是那段时间沉迷上这种肉欲的刺激了。后来高三,尽管复习很紧张。但我们每周至少要做一次。在学校很多地方都留过我们的痕迹。最刺激一次是晚自习,我们逃课到操场,就在足球场中间的草地做起来。

 

但是后来高三毕业,我们的关系就不了了之。本来想用“感情”这个词儿,但想想“关系”还是比较合适。于是那个高三到大一漫长的暑假的很多个寂寞的夜晚,我都是靠自己的手指解决的。

 

后来实在受不了,学会了用约X软件。但第一次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体验,对方的确一看就是个高富帅,但是才弄了几下就结束了。

 

后来来到大学,生活作风说实话和以前并没有太多改变。不同的只是——备胎更多了,男朋友换的更勤快了。

 

最后,再说一下我和那个高二的男朋友在大一的寒假又遇见了。就在路上偶遇,恰好我们都是一个人。于是他约我去星巴克喝东西,然后理所当然地又来了一发。尽管,当时我又有一个男朋友了。

 

其实我说那么多,我知道很多人骂我。但是,我觉得我的生活过的很好呀。关你们P事。

我拒绝了两个女生的表白。

 

我拒绝了两个女生的表白,一位是因为她可能会给我戴绿帽,一位是她长得不好看。

 

我在16岁时分别认识了两位女生。在上半年认识的那位叫小魏,比我小一个年级,听说她是级花。对,我是往后从小我一届的人口中得知的。她的样子的确是挺甜美,追求她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各种勾搭,课间买各种零食,还有陪吃饭陪溜达陪回家不一而足。

 

对于她,我也只是隐约知道有这个人存在。直到有一天,我们在小吃部买早餐时相遇了。青春期的男生总是荷尔蒙分泌过剩,对好看一点的女生,自然就看多了几眼。也就是这个多看几眼引起了她的注意。

 

我从朋友口中得知她对我有意思,竟然还写了一封情信给我。对这个才十四岁的小姑娘的勇气我也是相当佩服。看着那封情信,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如此的优秀,也不敢相信信中说的那个人是自己。但有一个漂亮的女生喜欢自己,而且是国企高管的女儿,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对于我这种屌丝来说,真有一种走向人生巅峰的感觉。至于她看上我哪一点,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小魏的确带给我一些温暖的回忆,比如收到情信,课间一瓶饮料,还有考试前在我课室门外大喊加油。尽管很温暖,但我并没有打算跟她在一起。

 

可能你会觉得我一介屌丝凭什么挑三拣四,但我觉得她是那种容易滥交的人。我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当时的想法,就是有一种直觉这样觉得而已。所以,尽管很可惜很遗憾,但我还是拒绝了她。

 

朋友们鄙视我的选择,认为就算不在一起,玩一下也是好的。但我做不到玩弄别人感情。往后我去了另一个城市读书,没有再跟她联系了。我又认识了另外一个向我表白的女生。

 

这个女生叫小宛,是个非常主动的女生。她都不用表白了,直接就是牵我的手聊天。那是在全校运动会时,我们坐在看台的第一排。身后是全班同学,面前是路过的老师。我们也是事无忌弹地牵手嬉笑。

 

当时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觉得能找到一个人来谈恋爱确实不易。但静下心来一想,发现这个女生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长得确实是一般。我承认自己是外貌协会的会员,但我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跟外貌一般的人过日子的。至于共同价值观等也是不多。

 

我问我自己,这是你喜欢的类型吗?你愿意跟她过一段很长的日子,在对方放弃前你不会放弃吗?包括在小魏向我表白时,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说不定能让对方找到个好伴侣。

 

朋友们都很鄙视我的选择,都认为谈恋爱应该是尝试过后才知道对方合不合适。只是我心里面有个声音跟我说,这两个人都不合适。

 

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一直是单身。身边的人都说我愚蠢,放弃了谈恋爱的机会,但我知道如果有机会再选择的话,我还是会这样选。

 

往后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小魏长大后开始滥交。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她的事迹,以至于条件好的男生都不想跟她在一起。她最后跟了个比她家庭条件差一些的富二代,人并不怎样。我觉得实在很可惜,不是因为放弃了一尝芳泽的机会,而是她本应该得到更好的。

 

至于小宛也是很久没有联系了,听说她有很多男生追,也换了几个男朋友。我会祝福她。

身体无比诚实而清楚地告诉我们,那一刻我们是那么的愉快。

 

其实我最想坦白的是,就我婚礼的前夜是如何度过的。

 

没有单身party,我只是和前度在一起 。是的,我们在啪啪啪,度过了非常高潮和难忘的身心交流。

 

其实是我忍不住主动联系的她,也不知道当时究竟想得到什么,总之我按下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告诉她我明天结婚了,我没说sorry,因为知道这不是sorry可以解决的事情。

 

也没有请求原谅,尽管我背叛了她才和现任在一起的。

 

但后面发生的一切却仿佛顺理成章,丝丝入扣,我们无比自然和熟悉地在一起了,度过了激情和狗血的一夜,而且她还能在凌晨醒来把我弄醒,将我梳洗收拾干净并赶我回家,好去担当翌日婚礼的主角。

 

我记得我走得相当匆忙,而她没有一丝的挽留和不舍,只是很迅速和有条理地在激情过后整理着我们彼此的身体。

 

然后,就是第二天有关一个传统而俗套的婚礼的所有回忆了。

 

如果你认为我在欺骗,你错了,我无比地爱我的妻子。也许你也认为我很烂,玩弄着前度。那么,你也错了。事到如今我们已各自有着自己的生活。

 

时间无情地拉开所有的亲密与回忆,直到我们变成陌路人。但我和她在那一夜生死缠绵时,身体是无比的诚实而清楚地告诉我们,那一刻我们是那么的愉快。从那一刻起到余生,这一点都不能改变。仅此而已。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从旁人那知道,那一晚,原来也是她婚礼的前夜。

 

如果不是我说出那些不负责任的话,可能这些事情我妈一辈子都不会说。

 

对于一个直来直去的粗糙女汉子来说,翻来覆去也没想到有什么事情值得用上“坦白”两个字。那就说一个别人对我的坦白吧。主角是我亲妈。

 

说实在,我跟妈妈“并不熟”。从五个月大开始我就被扔给了保姆带,因为爸爸妈妈工作忙。我现在很用力地想,也想不出几个他们陪伴我的镜头。每天我去上幼儿园的时候,他们还没起床;晚上我睡觉了,他们还没下班。完美地避开了所有见面时间。我印象中的童年,是保姆推着我学自行车,带着我逛菜市场,还有每天用自行车载着我上幼儿园。说到上幼儿园, 我妈甚至不知道我上学走的是哪条路,因为她从没送过我上学。

 

你肯定要说了,怎么说也是亲妈,不可能完全不参与你的童年吧。是有的,她负责在我每次生病的时候提着我去医院。也许是因为生病打针吃药的记忆太过痛苦了吧,尽管也是发生在幼儿阶段,我一点也不想把这一段归为童年。如果这一段也算的话,其实我妈也算是陪我度过了大半个童年的。因为我小时候老是病啊,每个月都要来一发感冒发烧扁桃体发炎。

 

一个长年挂着鼻涕咳嗽的小孩子抵抗力就是低,抵抗力低了引发更严重的病也是正常。忘了小学几年级了,某次检查发现我体内的溶血性链球菌指标高得有点吓人。然后我就被医生诊断为风湿性关节炎了。拜托,我还是个小屁孩啊,又不是七老八十,能跑能跳,你说我有风湿?有没有好笑一点。但是医生说的话,从来是不能笑的。笑的后果就是我接下来因为每天要吃的药,每个月要打的针哭了。

 

才小学几年级的认知能力,我当然不会管溶血性链球菌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损害。尽管大人都很严肃地跟我说,这个病可能会很严重,会引发心脏病,可能会死掉。但我全都当了耳边风,你说我有病我就有病咩,我明明一点不适的症状都没有啊。所以,我开始偷偷把药藏起来。被发现了几次后,还又开始悄悄把药扔掉,再在被盘问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吃完了。

 

可是逃得了吃药,逃不了打针。每个月总有那一天,要被拎着去打针。说起那个针,已经很久没打针的我的屁股又马上隐隐作痛起来。用着最大号的肌注针头,戳下去那一下就酸爽。可悲的是那个粉末状的针剂还经常塞针头。拔出,再戳,酸爽加倍。

 

在这样的日子重复几年后,终于在又一个要去医院报到的日子里我爆发了心中的郁结,打死不愿去医院。妈妈又blablabla地念着“你不每个月去打针控制住会得心脏病的而且会越来越严重会死掉的你不每个月去打针控制住会得心脏病的而且会越来越严重会死掉的你不每个月去打针控制住会得心脏病的而且会越来越严重会死掉的你不每个月去打针控制住会得心脏病的而且会越来越严重会死掉的……”

 

真是够了,我翻着白眼说:“每个月打针的不是你,痛的又不是你。而且死掉就死掉呗,人应该死的时候就要死啊。”

 

原本一直在念的妈妈突然之间没了声音。沉默了三秒,她低低地说:“打针而已,有做化疗痛吗?”还没意识到她在说什么的我不过脑子地回了一句:“你化疗过?你得过癌症啊?”

 

更长的沉默,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不过心里还是在想,怎么可能她得癌症这么大的事我会不知道啊。

 

   “在你还出生之前啊……”

 

然后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她慢慢地讲出了那一段我并不知道的患癌症的日子。从某一天呕出了一个血块开始,讲到如何坐黑车从我们的小乡镇到广州看医生,如何在挂不到号的时候哀求医生加号,讲到一个人在离家很远的医院里接受化疗,吞下成吨的药,在没有人陪伴的情况下看着自己的头发一点点掉光,在一个个疗程之间重复着吃得下东西,吃了呕出来,完全吃不下的轮回。

 

在肿瘤消失之后,为了生孩子,又不间断地喝了一年的中药。好不容易怀上了不安分的我,又在床上躺足了十个月。最后在别人团圆吃月饼的中秋节,在手术室里痛翻天地生下了我……

 

没有哽咽,像是在讲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

 

然后就到我说不出话了,乖乖地去了医院。

 

如果不是我说出那些不负责任的话,可能这些事情我妈一辈子都不会说。

 

至此之后,我再没有说过“死掉就死掉呗”这样的话了。因为我意识到,虽然我是一个独立的人,但我的生命好像不止对我一个人有意义。

 

那就好好活着吧,虽然我还是经常不吃药。

她是女生,我也是。

 

高三前的那个暑假,因为韧带突然撕裂,不能参加清华特长生的考核,面对前途的无望,成绩不好时间又不多的我感觉生活是一块大石头压在我的心口喘不过气。L是这时候走进了我的世界。

 

分座位时分到了我的前排,她的车也正好停在我家楼下的超市前,很自然的,我们一起上下学,成为了好朋友。我是一个沉默不善言辞的人,而她是一个敏感直率的女孩。她时常会不知名的一个人闹着别扭。可能是我比较强势,保护欲强烈,哄她的事每次都是我来,班里的同学就笑着说我,你真有耐心。

 

谁都不知道这是我当时痛苦生活的唯一慰藉。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高三第二次月考,终于挤进了班级前十,而这时我也发现似乎我喜欢上了前排的那个娇小的女孩,在这么一个尴尬的时间里。

拼命抑制住这种感情,装作不动声色地一起说话一起笑,可能自己真的没有一点表演天赋,几天后被她发现了。

 

这天放学她一直喋喋不休的问我这几天的不对劲,我不语,“那我替你回答,你喜欢我,”我沉默的感觉到心里努力维持的东西在一点点崩塌,脚不停的往家的方向迈想要逃离,但她像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挡在了我面前,不回答就不让我离开,僵持了10分钟,我妥协了。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翻过去了。下午出门时冷不丁的被人拍了一下,她一脸笑容的看着我,

 

“我想了一中午,即使没有未来,我也想过好当下。”

 

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她这样的话语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苦笑着沉默,一路无话的走到了班上。那天下了晚自习走到家楼下她突然亲了我,有点像宣泄般的迎了上去吻了好久。

 

回家后,心里突然很平静,长久以来积压的不甘和苦闷被安抚了,这才发现对她的喜欢只关于友情,我只是需要在崩溃的边缘有人能给我一个用力的拥抱,一个深情的吻。第二次,她又想吻我的时候我拒绝了,没有给她解释,我想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重新开始。之后,她便也很配合着我这样的步调。        

 

很快,高三毕业了。她一大清早打电话给我惊喜的告诉我她的分数。之后,帮我查了我的分数,勉强二本,还有一点,我比他低。愤怒、失落、无助各种情绪将我吞没。挂了电话后,手机立即关机,不想与外界有任何一点联系。一周后,稍微平复了下心情,打开手机,持续的震动,让我的手都快发麻了,其中一大半是她发来的,最后一条,

 

‘每次我觉得我们之间亲密无间的时候你就立马在中间砌上了一堵厚厚的墙,我以为我至少是你的好朋友,可是才发现,我什么都不是,你只爱自己。’

 

略带苦笑,连句对不起都不配给。         

 

现在大三了,偶尔有时间会打打电话聊聊天,半年前的寒假她发消息给我,‘最伤我的是大热天每天我在你家楼下等你一起去上学,可你却总是若无其事的很晚下来。我以为你把我当自己人,可是你却在高三毕业后没有给我任何应有的信任,我现在变了,变得更现实,更爱自己了,这段友情我坚持不下去了。’我没有回复,卸载了QQ,到现在都不曾使用。而跟她,没有了现在。        

她是女生,我也是。

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他给了我1000块。

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看这标题,你们可能会说,这不满大街都有吗?有什么好说的。而我爱上的那个男人,他有老婆孩子,而我还没成年。

 

怎么认识的,很简单。通过一些社交软件认识的,然后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开房了,他给了我1000。一开始我以为自己是纯粹为了钱。可是他说话很风趣……我也渐渐地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了。于是我就在一次发高烧,糊里糊涂地在qq上和他表白了。

 

后来,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我觉得我离不开他,所以为了同他更多地见面,我不惜从老师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变成了不断借故请假,甚至夜不归宿的坏小孩。  

 

我为了他,许多次在课堂哭,许多次拖着同桌说(当然,同桌不知道真相)。就这么过了七个多月,我在他的手提电脑上发现了他老婆的照片,他孩子的照片,他们很恩爱,也没他所说的夫妻关系那么差(他说他和老婆是相亲结婚的)

 

于是那天晚上我哭了好久好久,而他却在钓鱼。我就在酒店里哭了又睡,睡了又哭。之后,我就选择疏远他。  但是我还是很想见他,结果有一次他说,你这个好女孩,如果不是为了钱怎么会喜欢我?(我自从向他表白后,就没要过他的钱。)所以我觉得被侮辱了,一气之下,把他给删了,也逼自己放下。  

 

现在,我的生话也渐渐回到正常的轨道,也有了疼爱自己的男朋友。有时候深夜回想起那段日子,觉得自己挺活该的。

班主任因为正值在高中直升的关口,在班会上说:“有些同学想要把一件小小的事情闹大。”

“晚上好,我是Bane,我虔诚地在这里告白,我只希望在我开始正视自己以后,我不想把我所有性格中的缺陷归咎于一件从来不敢开口的事。”    

 

即使我竭尽全力,也几乎记不起任何一个高中之前的同学的名字和相貌。我不知道是不是人的记忆会选择性地隐藏什么。    我有一个姐姐,据她说我在很年幼的时候是一个左撇子,虽然我对这些完全没有印象。因为被强行矫正之后留下了一些后遗症,四肢不协调,有时候会说话不清晰。    

 

我总觉得我的脑子里住着另一个人,总是在我半梦半醒的时候对我喃喃私语。惊醒之后有时会不敢再入睡。有时候我觉得是不是精神分裂,但还好不是。    

 

我的姐姐会弹一手好钢琴,在家人和亲戚看来,她是一个优等生,人缘又好。我总想变成她那样的人。

 

但是,我的父亲在他上学工作的时候是一个施暴者,在这么多年以后他始终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他想要善待所有他曾经不善待的人,宽恕和他作对的人。并且他在教育我和我的姐姐的时候,强加了这种面对暴行就要逃避的思想。    

 

我不想去归咎任何一个曾经施暴于我的人,他们错了吗?当然错了。但是谁又一定是对的?    

 

说了这么多,不如我们开始讲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在小男孩刚上初中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上下学还会蹦蹦跳跳吹口哨的小男孩。小男孩的父母到现在总还会提起这个场景,在小男孩还没到家的时候就能听到小男孩的口哨声。但是这样的场景最后停留在那个时候。    

 

小男孩的父母总是教导他,要学习他的姐姐,上一个不错的高中,有很好的人缘。小男孩的姐姐很酷,因为玩音乐也有很多朋友,而小男孩因为手脚并不是那么协调所以不会什么乐器。他也想要有很多朋友,而小孩子的思维总是简单,

 

“如果我对他们好一点他们就会跟我交朋友了吧”

 

在小男孩眼中,会打球是一件很帅的事情,他也想要学如何打篮球,小男孩总是会在打篮球的时候请那些跟他一起打篮球的同学一些饮料。因为小男孩家境还算不错,所以请一些饮料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开始的时候小男孩还挺受欢迎的,但是慢慢地,正如所有行为都会被当作理所应当一般,小男孩从想要请他们喝一些饮料来换取关注,变成了必须请他们喝饮料才能换取关注。小男孩的少数真正的朋友开始劝他停止请喝饮料的行为,小男孩听从了。很快,他的同学就发现了这一点,可能他的同学觉得这样一个打球又差又矮小的小男孩如果不再请他们喝饮料的话,对他们就没有用了吧,小孩子的想法都是这么简单。所以他们开始取笑他,取笑他身材矮小,打球身体不协调,取笑他喜欢一个班里很好看很善良的女孩子。    

 

小男孩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当初中生,他以前有姐姐在人前保护他帮他说话,他现在一个人。“我只要对他们再好一点,他们就会和我做朋友了吧”,小孩子的思维总是简单。      

 

故事就讲到这。接下来的事情都是我曾经遇到的事情,因为是一些不太好的事所以不想被当作故事。    

 

我的同学发现,即使他们对我如此糟糕,我依然会很好地对待他们。所以他们变本加厉,把这种嘲笑和欺负当作自己是一个强势的人的象征,他们不再满足于只是口头上的欺负。开始用各种理由动手,最开始的时候不过推推搡搡然后说一些不太好听的话,后来发展到拳脚相加。那个时候我寄宿在那个初中的一个老师家,每次他听闻有关我的事情,只是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不要去和他们玩在一起就好了”。小孩子的意见总是不重要。    

 

生活在这样环境中,当然我的成绩也不是那么好。我的班主任把它归咎在我寄宿得太远,在寄宿环境中得不到很好的休息。然后依此劝告我的父母,然后我就住校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几乎成为那个学校的二等公民。    

 

过了一个学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的成绩好了很多。班主任就坚定了把我留着住校的念头。我有一个非常隐私的生理缺陷,被我的那些知道了以后就用它取非常侮辱性的绰号,并且每一次到公众场合就大声地用它叫我。我住校以后,生活就不便了很多,不敢随意洗澡,因为学校洗澡的地方不是隔间,赤身的时候总是会被取笑,被推搡,摔倒了非常疼。所以那个时候身上看起来总是脏脏的,不干净。这样的我当然不会被任何女孩子喜欢。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变得沉默,喜欢一些很阴暗的东西。正好那个时候非主流非常盛行,所以我开始写乱七八糟的日记。而在学校里我几乎没有隐私可言,他们会随意翻我的书包我的抽屉,我的这一点小秘密当然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他们在还没有老师过来的自习课大声宣读我的日记,而我自然气不过,在自尊心萌芽阶段,受到这种侮辱在当时看来是不可原谅的。于是他们第一次把我揍到了地上。    

 

当时我的班主任早已听闻这些事,我也在被揍得很惨的时候去打报告。但是他们有一些是成绩很好的人,有一些很成绩特别差什么学校也考不上的人,班主任大概是出于升学率考虑,也就在班会上偶尔训斥一下。在他们发现老师并不会帮我的时候,他们开始使唤我做很多事,包括帮他们作弊。那个时候手机还不是这么普及的时候,二三线城市的初中生有一只手机是一件挺值得炫耀的事情。我的父母不在本地,所以一直要求我随身带着手机,那个时候我总是说『我不想要带着手机』但是不敢告诉他们原因,然而父母出于我还需要坐长途车回家的安全问题以『你只要不要在学校里用就好了』拒绝了我。小孩子的意见总是不重要。    

 

我在面对这一整件事的时候做了三件很糟糕的事。

 

第一件事情大概发生在初二,那个时候转校进来一个很黑很瘦小的女生,他们在欺负我之余,也开始转向一个孤立无援的转校生,在他们欺负她的时候,我选择的是沉默。甚至在她企图反抗的时候,我非常大声地吼了她。两个月以后,她再一次转校。第二件事情发生在初二快结束的时候,我由于不堪他们的欺负,想要转向一些他们能够孤立我的方式,

 

“只要我变得很坏他们就不会理我了吧。”我当时这样想。所以我偷了同班同学的一副眼镜,并且放在书包等他们发现。我知道他们发现之后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欺负的机会,报告了老师。老师质问我的时候我自然不会承认。    

 

那个时候我开始真的被孤立,我坐在第一排,但是所有人经过我的时候开始绕过我走。我很开心,我终于不用再受到身体上的欺负,但是过了一周之后我就承担不了了,在你走在路上的时候,身后都是窃窃私语的非议,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发现桌上写满了『小偷』。等到快要考试的时候,成绩不是很好的人暗示我,只要我再帮助他们作弊,就不会再非议我。我同意了。    

 

但那一次作弊被抓住了。我用着他们的手机,被上交了。他们在总结失败经验的时候并想着以后不能再作弊的时候我其实还很开心。作为证据被上交的手机隔了很久才归还,归还在所有者中。    

 

我做了这三件很糟糕的事,到了现在我也没能找到机会对他们说句抱歉。    到了初三,我同时受到身体和心理上的欺凌。最严重的一次,我生病看病回学校,将病历本放在桌上,等我一次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发现全班在传阅我的病历本,上面写满了『已婚』『性病』『艾滋』等词。在我企图反抗的时候被打伤了眼睛,班主任叫来了四方的家长,我的父母只是好言相劝,并想让我们握手言和。而他们只是消停了一阵。但至今我的右眼还有比较严重的散光。    

 

因为我对我的班主任和我的父母不再信任,所以这些事一直都没有缓和。    然后,终于毕业了。那些侮辱性的绰号和几近变态的行为因为没有人跟我分在同一个班而不再跟随我。庆幸的是,我中考的成绩恰好能够被录在重点班中,所以很多时候,我的很多高中同学开始以学习为重,我也一样。我在高一的时候碰到了几个很好的姑娘,虽然是无意的,但是她们教会了我很多待人处事的方式。还有一个初中的少数真正的朋友,因为在高中有点所谓的势力,就保护我不被那些人再欺负。到了高二,有了一帮能够好好交流的朋友,自卑、阴暗的性格开始治愈。    

 

尽管如此,我至今还是有很多事情受到当时的影响,比如,我依然惧怕公共场合。但其实我早就不在意这些过去的事情,我始终觉得没人是错的,也没人是对的。我只是希望曾经拥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想法的可以消除这一切的人,以后能够正视小孩子的诉求。至于那些人,他们现在也就是一些平凡的人,无功无过,可能有人再碰见他们,提起以前的事,他们或许还会开一句玩笑。    

 

揪心的玩笑话: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只想做个好人。    

 

我不会再追究,但永远不会原谅

这是我刚上大学时发生的事情。  12月5日晚,骑车经过校园时,被隔壁学校的研究生骑车撞倒了——据说急着赶去导师那里。

 

车前的横杆压住我的大腿,车轮卡住小腿,我不知道自己究竟伤到哪里,可就是起不来,浑身上下只觉得疼,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最后扶我起来的是在学校里散步的路人, 他们拉住肇事男生,逼他留下电话号码,一位好心的大姐扶我回了宿舍。我大腿和小腿都受伤了,没法爬到床上,还好寝室里铺了地垫,擦完药油后不方便再穿裤子,就随便盖了条空调被坐在地上。  一个室友刚好回来拿东西,顺手帮我开了空调后走了。  

 

过了一会儿,年龄最小的室友C回来了。她看见空调开着,怒气冲冲地扔下包,扑过去关了空调,回过头走到我跟前,居高临下地指责我。当时学校办了一个“零排放”寝室活动,要求报名的寝室收养绿植、把塑料瓶和纸盒送到废品回收站、节约用电,一等奖有五百块奖金。  

 

我们觉得活动环保的理念不错,那些空瓶和快递盒子也有了去处,就报了名。室友C以为是我开了空调,便把“自私自利”、“不开空调又不会死”、“不想要五百块了吗”、“零排放寝室的荣誉”揉成一根鞭子,义正言辞——没错,是义正严辞地鞭挞着我。  我不知道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在她眼中,一个没有用的荣誉加上五百块,居然比人命更重要。  

 

我被她骂得哭了出来,拼试图为自己辩护,但就是没有说,空调不是我开的。  “我知道你被撞了心情不好,但你就不能为我们想想……”  我终于忍不住高声哭喊着让她闭嘴,其实我更想打她,可双腿受伤的我根本对这个六十五公斤的女人束手无策。  最终在她喋喋不休的“道理”下,我掀掉被子,光着两条腿,双手撑墙,艰难地站起来,离开寝室。走廊里的寒风吹得我双腿打颤,只有涂药油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那天,我在楼下的一个志愿队的房间(去的时候正好最后一个人准备走)待到十一点,回去后直接上床睡觉。她在下面大声嚷嚷着要我下去给她道歉,不然谁也别想睡。  我忽然想起,开学时,大家的父母都说:你们要互相照顾,唯独她的父母交代:你们要照顾她。    

 

打开手机,我发消息给辅导员。C这个女人在外人面前总爱凭年龄装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何况是她一直讨好的辅导员。  后来我们冷战了一段时间,听其他室友说,其实她那个样子发火好多次了,我经常不在寝室所以不知道。  

 

直到“零排放寝室”结束,她得知第一名的奖品不是五百元现金后,“原谅”了我。  我不是个爱记仇的人,后来我们依旧维持着普通室友的关系。  看在她年龄小的份上,我不会再追究在12月寒冬的夜晚,她曾把双腿受伤、衣衫不整的我逼走的往事。  但是,我永远不会原谅她。